一口包子☁

一个爱哭爱笑的包子

一群人聚在mao家楼顶烧烤
mao已经叫了很多次 我想再不过来 可能不太好

于是停下笔 穿上薄薄的外套 一件长裙 懒的穿裤子 所以就穿了一个很长的袜子

这是年初几 我不记得了。
没什么年味 今晚的风特别大
大家开始起火 我帮忙砸碳 因为有专业烧烤十年的小伙伴
所以毫无疑问的烤了起来。
大家有说有笑
zl调侃着说:“我们这群人,只有锦一直没有变,永远都是那个样子,读书时候的样子,只要看到她 都会误以为回到了以前”

只是笑笑

人都是会变的。

mao:咦 lch不是说要过来啊 怎么那么久 我打电话催一催。
锦你知道他要来吗?

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知道的话我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得知他过来 我已经想要离开了
本来就不愿意出来见熟人 更不要提见他了。

打开手机 搜索现在最需要的那个人。

你在哪 来接我现在。


他还是来了

还带来个女生 那女生长得还可以吧 但是我说不出来是长什么样子 正确来说是我根本就没有记住。

刻意往我这边看了好多次

我没有打招呼。忙着关顾我的鸡翅 热狗 大白菜
涂点油 撒点辣椒粉 加点胡椒粉
翻个身。


手机响了起来。


我到了




熟练的和朋友打声招呼 就离开。
全场下来 我都没有正眼望过他
他好像一直在找机会和我说话

走下楼梯的时候 他叫住我了

“我送你吧”

“不用了.”

“可是我想和你说说话”

“你刚才是器官功能障碍吗”


就这样我坐上了哥哥的车。

哥哥一边唠叨说:“难得出来 怎么不跟这些同学多聊会呢”

我想回家看烟花。

这风真冷 这天好黑

我就看了一个晚上的烟火。
听了一个晚上的单曲循环。
一个人还是一个人舒服些。

吹了一晚上的风。

真冷。还是去睡吧。

晚安

-LZJ

评论

© 一口包子☁ / Powered by LOFTER